<u id="VVJBZFN"><small id="VVJBZFN"></small></u>

          <source id="VVJBZFN"><div id="VVJBZFN"></div></source>

        1. 20171217300 2017-12-17
        2. 20171217299 2017-12-17
        3. 20171217298 2017-12-17
        4. 20171217297 2017-12-17
        5. 20171217296 2017-12-17
        6. 20171217295 2017-12-17
        7. 20171217294 2017-12-17
        8. 20171217293 2017-12-17
        9. 20171217292 2017-12-17
        10. 20171217291 2017-12-17
        11. 20171217290 2017-12-17
        12. 20171217289 2017-12-17
        13. 20171217288 2017-12-17
        14. 20171217287 2017-12-17
        15. 20171217286 2017-12-17
        16. 20171217285 2017-12-17
        17. 20171217284 2017-12-17
        18. 20171217283 2017-12-17
        19. 20171217282 2017-12-17
        20. 20171217281 2017-12-17
        21. 北京市学生资助政策盘点——学前教育阶段 2018-02-20
        22. 凤凰网品牌主场:诠释善意的营销力量 2018-02-19
        23. 具有诱人的坚果香味的夏威夷科纳咖啡介绍 中国咖啡网 gafei.com 2018-02-18
        24. 免费瑜伽课程来了大概30天,需要的小朋友可以关注了 2018-02-17
        25. 佛山市304不锈钢钢制品成分检测光谱分析 2018-02-16
        26. 人变老时间表人体变老时间 2018-02-15
        27. 为啥新婚期需要避孕呢 2018-02-14
        28. 中国之最——峨眉山介绍 2018-02-13
        29. 不想喝酸的咖啡豆,该选择什么烘焙度 了解烘培度对风味的影响 中国咖啡网 gafei.com 2018-02-12
        30. 一月经典美国8.5分剧情片《荒岛余生》BD国英双语双字迅雷下载 2018-02-11
        31. 【官网】天目湖交通行程 2018-02-10
        32. 《隔代育儿》陈彦妃产后综艺首秀 爆星妈育儿经 2018-02-09
        33. 《人口》 20180130 儿童近视知多少 2018-02-08
        34. [视频]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公报 2018-02-07
        35. MIPRO授权深圳永兴为MR 2018-02-06
        36. 今日七夕,96岁的他用300幅手绘告诉你,怎样一生只爱一个人

          饶平如今年96岁,
          71年前,他从抗战的战场上回到老家江西,
          和美棠姑娘一见钟情,
          2年后,他们正式结为夫妻。
          结婚60年间,平如印象中他们只吵过一次架,
          有22年,他们两地分隔,
          平如劳改时两人甚至被逼要划清界限,
          但两人一直同甘共苦、不离不弃。
          2008年,妻子美棠在医院离世,
          平如决定把两人从相识到相处的60年时光画下来。

          他当时已87岁,
          买来丰子恺和叶浅予的画,开始自学,
          4年的时间里,
          画了300多张画稿、18本画册,
          画到开心的事,他会很细致地画;
          画到悲伤痛苦的回忆,恨不得马上画完。


          年轻时的美棠和平如



          现在,平如的手上仍然会戴着妻子最喜欢的戒指,
          就好像妻子还在身边。
          虽然现在的日子好了,
          他还是想回到从前,
          那个时候妻子还在,
          日子再苦也有意义……


          饶平如年轻时是黄埔军校的学员,参加过抗日战争



          2013年平如92岁,老伴已离开他5年



          我叫饶平如,
          9年前我的老伴过世,
          当时我很伤心,没办法排解。
          后来我一直在想,人死不能复生,
          为什么不花点时间,把这些回忆给画下来?
          于是我开始自学绘画,
          后来我的孙女还拿这些画替我出了一本书,
          听说网上还有很多人喜欢。
          但是,出书成名并不是我的目的,
         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,
          只想把我和老伴的一生记录下来,
          在想念她的时候拿出来看一看。


          妻子美棠年轻时是很时髦的女孩



          我是江西南昌人,
          我们家里都是读书人。
          我的祖父是光绪皇帝身边的御史,
          我的母亲不会买菜做饭,
          但她写的诗稿倒有厚厚一叠,
          小时候她和父亲经?;峤涛叶潦樾醋?。


          1940年,我们的国家被日本人占领了,
          当时我从黄埔军校毕业,
          义不容辞,参加了革命。


          印象最深的,是在湖南抗日的时候,
          第二排的兵被打死了,
          我在第一排却没被炸着,
          可以说是九死一生。


          战事结束,我就接到父亲的信,
          让我请假回去相亲。
         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美棠,
          是在她家,
          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孩,
          在窗边涂着口红,
          我心里就很爱慕她,
          用现在的话讲,就是一见钟情。


          我和美棠见过面以后,
          我父亲便把一枚金戒指给了她的父亲,
          她父亲又给她套在了手上,
          这样我们就算订婚了。


          我回到部队第一件事,
          就是把未婚妻的照片拿给战友们看,
          心里还是很得意的。


          1948年,我们在江西南昌结婚了,
          选了当时最好的江西大旅社,
          礼堂里有200多人。


          仪式结束后,
          我们在大礼堂的门口拍了一张照,
          但是这张照片不小心弄丢了,
          所以我凭着记忆画了一张。


          1951年,舅舅介绍我去上海工作,
          我先过去,等安顿好再来接美棠和孩子。
          离家的时候,我回头望了一眼父亲,
          心想不知道还能否再见到他?
          没想到,竟然真的成了我们的最后一面。


          刚到上海的那几年,
          是我一生当中最风光的时候,
          那个时候我打两份工,
          一个月拿200多块工资,
          比大学教授还要多。


          那时我们的日子无忧无虑,
          美棠平时喜欢唱唱歌,
          卷起报纸当作扩音器,
          《难忘今宵》、《花好月圆》、《凤凰于飞》,
          她都会唱。


          她唱歌的时候,
          我就在一旁吹口琴伴奏,
          那是我们最愉快的时光。


          1958年,我被送到了安徽劳动教养。
          人事部找到美棠,
          让她跟我划清界限。


          她说:他又不是汉奸,又不是卖国贼,
          为什么要跟他离婚?
          当时像我们这样的家庭为数不少,
          美棠和我眼看身边的人妻离子散、亲人反目,
          但我们没有起过一丝放弃的念头。


          我离开后,
          家里的经济急转直下,
          那时候家里能当的东西都当掉了,
          换来厚厚一叠当票,
          到最后也没能去赎。


          美棠本来有5对金手镯,是她的嫁妆,
          后来当得只剩一个,
          她本想留给女儿。
          有一天晚上,
          她拿手镯给熟睡的女儿戴了整整一夜,
          她说,这样总归是戴过了,
          第二天,她把这最后一只镯子也当掉了。


          为了维持家用,
          什么粗活累活她都干。
          去附近的旅社做勤杂工、倒痰盂、扫地,
          甚至上海自然博物馆的台阶坏了,
          需要背50斤一袋的水泥,她也去背,
          她的腰可能就是那个时候落下的病。
          后来我每次经过上海自然博物馆的时候,
          总会停下来摸一摸台阶。


          1976年,四人帮倒台了,
          美棠也在上海为我回家的政策落实而奔波。
          1979年11月16日,
          我正式平反,
          回上海和家人团聚了。


          退休后,
          我们过上了难得的安宁日子。


          2004年,美棠查出有肾病,
          要开始做腹膜透析,
          到医院做血透比较麻烦,
          我说我来帮她做,
          就跟护士一点一点学习,在家里做。


          我把二十几个步骤画好,
          贴在卫生间里,
          卫生间也被我们改造成了腹膜透析室。
          一次3、4个小时,
          一天要做4次,
          一做就是4年。


          后来美棠的病逐渐加重,
          病毒已经渗入到血液和脑神经,
          她讲话开始前言不搭后语,性情怪癖。
          有一次家中只有我们两人,
          她问孙女舒舒去哪了,
          我说还没下班回来,
          她不信,说我把她藏起来了。
          那一刻,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和绝望,
          美棠怕是永远也不可能恢复正常了,
          不禁坐在地上痛哭。


          偶尔她也有清醒的时候,
          有一次在医院,
          她忽然跟女儿讲,
          你要好好照顾你爸爸??!
          一会儿又糊涂了。


          2008年3月19日下午,
          是美棠人生的最后一天。
          我一进病房,远远看到她躺在床上,
          她眼圈一红,
          有一滴眼泪滴出来了,
          我赶快过去拉着她的右手,
          还有一点温度,
          一分钟后手变凉了,
          随即又变得冰冷。
          我想这就是永远的离别了。


          美棠走后,
          我一边回忆着过去,一边画画。
          回忆起开心的情景,
          我会细致地画。
          画到悲伤痛苦的时候,
          我恨不得赶紧把它们画完。


          作为丈夫我一直很愧疚,
          年轻时美棠便同我讲,
          情愿两个人在乡间,
          布衣蔬食以为乐。
          人到中年,
          不曾想分隔两地,生活拮据。
          到了晚年,
          生活终于安定,
          她却因为劳累落下病根。
          妻子对生活那样简单的向往,
          我竟然无法实现。


          现在变成我一个人生活了,
          她走了之后,
          我好像没有什么依靠似的。
          她的骨灰盒现在还在我的房间,
          我不愿让她一个人到那么冷的地方去。


          如果要问我现在的生活好,还是以前的生活好?
          我还是愿意回到50年前,
          过那段苦一点的生活,
          因为那时美棠还在,
          再苦再累也有意义。


          饶平如和沈美棠的故事,
          就记在这本看起来怀旧复古的红色书本里。
          回忆开始于平如的少年时代,
          从八岁发蒙到战乱从军,
          从初遇美棠到相爱结婚,
          从四处奔忙到定居上海,
          从动乱分离到暮年老病……
          旧日时光的画面,如同一条安静的小溪,
          缓缓流淌在我们的面前。


          从这些不失天真的画面和文字中,
          我们不止读到了平如自己的私人记忆,
          时时被他“海并不深,怀念一个人比?;股睢钡那楦写蚨?;
          也看见了半个多世纪以来,在这个小家背后,
          整个国家、民族经历的风风雨雨。
          分享链接:
          文章来源:一条
          标签: 手工客
          我的观点...
          我要回复...
          我想说两句:
          所有回复(0)

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他用竹枝做“乡土版”乐高玩具,撩得无数熊孩子乐开花
          小朋友看到这个教官,个个乐开了花?!? 莫干匠人 教官 -说起“教官”,你大概总能想到这样一幅生无...
          这对夫妻放弃百万年薪,隐居深山30年,成为一代宗师
          赤木明登,日本当代漆艺家,被德国国立美术馆列为“日本现代漆器12人”之一。他早年从事编辑工作,因对传...
          六旬老人坚持这门老手艺30年!你小时候可能也穿过......
          你会给孩子买nike童鞋,还是这样一双虎头鞋?……- 莫干匠人 翁有娣 -城市里早就不见虎头鞋。Ni...
          这个90后男生17岁开始做旗袍,坚持复古手艺用一针一线留住东方女性美。
          他是90后,17岁那年就跟着,开旗袍店的亲戚学做旗袍。大学读的服装设计。大二之时,便张罗开了工作室。...
          这双即将失传的袜子,却承载着浙西山民最淳朴的记忆,一针一线皆是爱…
          很少有人是天生的巧匠,更多的是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地手作,打磨了手艺,也打磨了心。- 莫干匠人 方兰卿...
          她将这个“最中国”老物件带进米兰世博会,还做成国礼登上G20和冬奥会舞台
          像做人一样,做一把扇子……- 莫干匠人 徐春英 -NO.1 | 壹穿过莫干山镇的筏头老街,视线就豁然...
          这门即将失传的手艺,她却坚持了50年,成为一代人无法复刻的经典回忆!
          裁缝,一门近现代的手艺,已经慢慢被工业化所取代,但在德清莫干山镇有个人,却把这门手艺做了近50年……...
          这些深山里的传统手艺,给你自然生命的力量
          越来越多的朋友们受工业化大环境下的城市病影响,盲目的听信些纯天然纯手工的谗言,却不知产品初衷到底在追...

          最新活动       更多>>

          第一白银网 | 微商货源 | 活动资讯网 | 包装网 | 最新明星娱乐新闻 | 苹果娱乐新闻 | 神马电影网 | 达酷电影网 |